沉默不是一个选择

在记者贾马尔·卡舒吉被谋杀一周年前夕,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言论自由倡议主任、联合国特别报告员艾格尼丝·卡拉马德(Agnes Callamard)向哥伦比亚新闻(Columbia News)讲述了记者在世界各地面临的威胁。

问: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言论自由倡议的使命是什么?

答:哥伦比亚全球言论自由组织是由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学者、哥伦比亚大学总统教授李·c·博林格于2014年创立的。我们倡议的任务是记录世界各地法院在多大程度上保护言论自由,以及它们在多大程度上使用和依赖国际标准来保护言论自由。

在过去六年里,我们分析了来自130个国家的1200多例病例。我们还有一个较小的西班牙语网站,我们现在正在开发一个阿拉伯语网站。所有这些案件都涉及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抗议权利,它们都是按照同样的形式发展的。它们允许快速搜索和比较分析,不仅对学者和学生,而且对实践者都是非常好的工具,他们需要一些参考资料来支持他们在法庭上的论点。

问:除了担任全球言论自由主任,你还是联合国特别报告员。你能解释一下你在联合国的角色吗?

答:特别报告员是由联合国会员国任命的独立专家。我的任务是记录、审查和调查任意剥夺生命的行为,并向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大会提出报告。人权理事会是联合国大会的一个小版本,主要关注人权问题。它每年在日内瓦举行三次会议。

Man smiling with glasses in white robe and white headdress新闻记者贾马尔·哈苏吉于2018年10月2日被谋杀。照片:Hamusa除

问:你认为你在全球言论自由方面的工作与你担任联合国特别报告员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A:是的,就工作方法和工作重点而言,绝对是这样。哥伦比亚全球言论自由法庭数据库包括杀害记者、人权捍卫者和政治活动人士的案件。这种有针对性的杀戮也是我作为特别报告员的任务的一部分。从方法的观点来看,在处理侵犯生命权或言论自由的行为和分析国家的责任时,这两种责任都要求准确和公正。

Agnes Callamard报道了四起涉及记者被杀或受到威胁的案件

来自冈比亚的记者、新闻自由活动家黛达·海达拉(Deyda Hydara)是《观点》(the Point)的编辑。《观点》是冈比亚新闻自由受到限制和压制的环境中一个重要的批评声音。

2004年12月,海达拉在驾车经过时被枪杀。他的家人指出,由于他的政治新闻自由活动,Hydara受到警方的严密监视。他们认为,政府不可能不知道杀害他的计划,也不可能没有参与谋杀。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法院同意该家庭和Hydara的律师的意见,认为冈比亚国未能有效地调查他的谋杀案,也未能向他的家庭提供赔偿和补偿。

这是非洲地区法院做出的第一个裁决,法院坚持认为言论自由的权利包括公开批评政府的权利,国家有义务保护记者,包括那些批评执政政权的记者。此案也很重要,因为它认识到,缺乏有效的调查和有罪不罚对言论自由产生了寒蝉效应。法院通过依赖和解释国际标准,作出了保护新闻自由的决定。 

记者巴勃罗·梅迪纳·委拉斯奎兹(Pablo Medina Velazquez)是巴拉圭国家广播公司ABC的著名调查记者。他的工作重点是在耶佩胡市犯下的罪行。在他被杀的时候,他正在报道一个关于在当地农场使用有毒农药的报道。

2014年,在他结束调查返回时,他和助手安东尼娅·查莫罗(Antonia Chamorro)一起被枪杀。查莫罗的妹妹也在车内,在袭击中受伤。

警察不仅对犯罪的人展开了调查,而且重要的是,对可能下令杀人的人也展开了调查。

Ypejhu前市长Vilmar Acosta被发现下令杀害Velazquez及其助手。阿科斯塔被判39年监禁。

这个案件对新闻自由团体特别重要,因为法院的重点是谋杀的主谋。它不仅关注杀手,而这往往是警方调查和法院采取的方向。这一裁决也标志着巴拉圭法理学的一个里程碑,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因对记者施暴而被判刑。

2004年,俄罗斯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Anna Politkovskaya)为俄罗斯独立报纸《新报》(Novaya Gazeta)工作。《新报》目前仍是俄罗斯为数不多的独立报纸之一。她因报道车臣战争和俄罗斯军队在冲突中犯下的暴行而声名鹊起。由于她的工作,她经常收到死亡威胁,包括被强奸的威胁和在车臣被俄罗斯军队逮捕后被模拟处决。

2006年10月,波利特科夫斯卡娅在公寓楼的电梯里被谋杀。俄罗斯当局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起诉并监禁了五人。其他人被判无罪,至少一人逃离了该国。直到今天,谋杀的主谋还没有被确定。

波利特科夫斯卡娅的家人和同事感到失望的是,调查未能聚焦于国家和国家官员的责任。他们辩称,不太可能没有国家特工介入,因为她被杀时正处于政府的严密监视之下。这家人最终将此案提交给了欧洲人权法院(European Court for Human Rights)。

法庭对此案进行了调查,并在波利特科夫斯卡娅被谋杀十多年后得出结论,认为俄罗斯政府未能有效调查波利特科夫斯卡娅被谋杀一事。法院强调,如果没有作出努力查明犯下这一罪行并为此付出代价的人,就不能认为对合同杀人事件的调查是充分的。这样一项决定对如何有效地调查一名记者被杀一事作出了重大贡献。

印度记者拉纳•阿尤布(Rana Ayyub)正在对2002年古吉拉特邦骚乱期间大规模杀害穆斯林的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她的调查使她得出结论,古吉拉特邦地区的负责人没有保护穆斯林人口,可能自己也没有保护好。这个人现在是印度民选总理纳伦德拉·达莫达斯·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

2016年,在她发表并报告了她的研究结果后,她成为了严重网络骚扰的受害者。有人呼吁对她进行轮奸和谋杀。这些威胁的程度如此之高,以至于作为联合国保护生命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我认为需要迅速采取行动确保阿尤布得到保护。另一名印度女记者高丽·兰科什(Gauri Lankesh)在2017年9月类似的仇恨运动和死亡威胁之后被谋杀。

我们与联合国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戴维·凯一道,呼吁印度政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阿尤布免遭可能的袭击,并调查这些威胁。

她继续收到仇恨言论和死亡威胁,但我希望我们的电话已经说服政府严肃对待这些威胁,确保她得到保护。

问:这四个病例与贾马尔·哈苏吉的病例有何关联?

答:哈绍吉之死是世界各地记者遇害事件的象征。这四个来自冈比亚、印度、巴拉圭和俄罗斯的例子都具有我们在卡舒吉案例中发现的特殊维度。

他们都强调保护新闻自由。它们表明了有效调查的重要性,而没有有效调查,新闻自由就会受到威胁。它们说明了为什么准确定位策划者而不仅仅是杀手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不指明主谋,你就向新闻界和当权者传递了错误的信息。

这些案件还表明,在保护记者方面,防止袭击或杀戮应是政府的最高优先事项。当然,我们需要一个有效的调查,我们想确定策划,但首先我们想要的是政府采取措施确保记者,谁承担风险和报告问题可能会令人不安的强大的实体,是受保护的,任何一种可信的威胁将适当调查。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khashoggi-journalists-callamard

http://petbyus.com/14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