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危机与世界文学之间的联系

文学和其他文化形式如何塑造我们对地球的想象,是好是坏?在《自然的处置:环境危机与世界文学》一书中,Jennifer Wenzel教授通过展示书面作品、电影、音乐和其他艺术形式如何帮助我们理解气候变化等全球危机,解决了这些关键问题。温泽尔将于2月24日在海曼中心与其他学者一起讨论这本书。

问:你是怎么想到写这本书的?

答:我想挑战三个有问题的假设:环境保护主义是西方独一无二的发明,可以与世界其他地方分享;全球化只是20世纪才出现的一种新现象;欧洲帝国主义已经“结束”了,无论是它的物质影响还是它与分析当下的关系。

问:世界文学、电影和其他文化形式对我们理解环境危机有什么帮助?

答:我把世界文学理解为一种更广泛的“世界想象”现象的一个例子——把一个人的地方经历置于更大的范围内。我感兴趣的是那些挑战读者,让他们把自己的处境和人物之间的点联系起来,比如尼日利亚的尼日尔三角洲和印度的博帕尔,从而突破我所说的“想象的隔离”。但我也认为,文学塑造了我们对“自然”或“公正”的理解。什么才是自然(或人类)?什么是环境危机?我们对自然的了解部分是通过叙事和其他形式的想象,因此文学(以及诸如歌曲、电影和其他视觉艺术等文化形式)也可能与环境危机和环境不公、自然的利益和负担的不平等分配有关。

A book cover with a photo of green trees.

问:为了深入了解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你会推荐什么书?

答:瑞典人类生态学教授安德烈亚斯·马尔姆(Andreas Malm)的化石资本(Fossil Capital)令人信服地追溯了“一切照常”(business as usual)的起源。19世纪,英国纺织厂从用水转向蒸汽发电。阿米塔夫·高希(Amitav Ghosh)的《大错乱》(The Great Derangement)中的“历史”和“政治”章节也同样富有洞见,尽管我不同意他对全球变暖给文学想象带来挑战的分析。综上所述,高希和马尔姆对资本主义和欧洲殖民主义在我们当前困境中所扮演的角色进行了重要的历史描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Jedidah Purdy的《后自然》是作为美国公民思考(和行动)气候变化不可缺少的指南。

问:现在你的床头柜上有什么书?

《到东方去的旅行者》(Traveller to the East)是南非作家托马斯·莫福罗(Thomas Mofolo)小说的译本,用塞索托语写成,1906年出版;它通常被认为是非洲作家写的第一部小说。此外,卡拉·达格特(Cara Daggett)的《能源的诞生》(The Birth of Energy)讲述了热力学作为一项科学突破,与19世纪更广泛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力量有关,对我们如何看待人类、自然和工作产生了影响。

问:你最近读的一本好书是什么?

答:可能是马尔姆的《化石之都》(Fossil Capital),一本厚厚的学术著作,读起来就像一本19世纪的小说。至于真正的小说:理查德·鲍尔斯的《上面的故事》,它将改变你看树的方式。

问:描述你理想的阅读体验(时间、地点、内容、方式)。

舒适的椅子,日光,合理的安静,阅读任何没有截止日期的东西。不过,手里可能拿着一支铅笔。我现在没有养猫,但如果有只猫睡在我的腿上,那就更完美了。

问:你是电子阅读器还是实体书的读者?

答:我绝对喜欢实实在在的书:那种感觉、那种气味、重读一本书时看到的一层层彩色的题词,把书页当作记忆(我能想象出书页上重要的段落在哪里)。然而,我已经开始在iPad上查看其他学者的手稿,我也阅读了很多电子版的期刊文章。(然而,对于教学,我却没有打印出来。)我有一盒又一盒我第一本书的影印本,相比之下,这本书有一英尺高。我的新书项目几乎完全依赖于我的电脑。

问:你现在在做什么?

答:在短期内,我正在写一篇关于Chaka的文章,这是Mofolo的第三部小说,它吸引了我,因为它描绘了一片没有人类的废墟,它对人类的意义很感兴趣。虽然已经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了,但Mofolo的小说及时地为我们提供了关于环境破坏的政治见解,以及我们现在通过人类世的镜头所理解的地球变化。从长远来看,我正在写一本名为《化石燃料的想象力:如何(以及为什么)阅读能源》(the fossil – Imagination: How (and Why) to Read for Energy)的新书,这本书考虑了想象力的作用,以及我们对石油所创造的世界的具体依恋,着眼于石油之后更公正的未来。

问:你要举办一个晚宴。你会邀请哪三位学者或学者,死去的还是活着的?

答:这个问题难以置信地难,一方面是因为它的开放性,另一方面是因为我是一个紧张的(因此,很少)主持人!所以,我的完全自私、幻想的嘉宾名单来了:芭芭拉·哈洛(Barbara Harlow),我的论文导师,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ustin)第三世界文学的反传统学者;帕特里夏·耶格尔(Patricia Yaeger),女权主义文学评论家先驱,曾帮助启动能源人文学科;还有费尔南多·科罗尼(Fernando Coronil),一位对石油、自然和帝国主义有着无与伦比的洞见的委内瑞拉人类学家。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我的思想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唯一比有机会和他们每个人再谈一次更好的事情,就是把他们都召集到一起。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books-environmental-crisis-world-literature-jennifer-wenzel

https://petbyus.com/23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