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片类复仇者: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们用纳洛酮挽救了4条生命

这些学生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不同学校,在城市的不同地区旅行。他们彼此不认识。但最近他们都发现自己处于同样的处境:旁观者盯着一个已经昏倒的人,问自己:我是不是应该去拿刚学会如何使用的纳洛酮,然后介入?

这四名学生分别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普通研究学院和护理学院,他们在哥伦比亚大学的阿片类药物过量预防培训课程中接受了纳洛酮鼻腔喷雾剂的注射,他们通过使用该药剂挽救了生命。

今年秋天,Sonalee Rau去纽约北部参加朋友们的苹果采摘日活动。她正要进入纽约东哈莱姆区第125街的地铁北站(Metro-North),这时她看到一小群人围着一名躺在人行道上不省人事的男子。

“我听到一个女人大喊,‘我觉得是用药过量了,’”劳说,她是梅尔曼学校(Mailman School)卫生政策与管理专业的硕士生。“我带了三个星期的纳洛酮包就挂在我的钱包上了。我知道时间不多了。”

这名男子倒在了两个报刊亭之间,他的头直立着,这意味着Rau不需要移动他。她弯下腰,将喷雾剂喷进一个鼻孔,一名旁观者拨打了911。

他的眼睛几乎立刻闪了一下。我能看到他苏醒过来,然后我听到警报声,FDNY就在那里。”Rau说。消防队员问我有没有给他纳洛酮。他们向我表示感谢,几秒钟后,他们就能让他站起来,把他抬上车。”

大多数与阿片类药物相关的死亡都是意外

纳洛酮是一种阿片受体拮抗剂,这意味着它能与阿片受体结合,并能在30至90分钟内阻断药物在大脑中的作用,从而恢复正常呼吸。它能在2 – 3分钟内发挥作用,对体内没有阿片类药物的人没有效果。

在一个每六小时就有一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的城市,这种药物已经成为执法和公共卫生机构的重要工具。

根据纽约市卫生局(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Health)的数据,2018年,五个区共有1444人意外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与阿片类药物相关的死亡中,自杀占了约4%。)东哈莱姆区是阿片类药物过量致死率最高的地区,其次是南布朗克斯区。

阿片类药物危机需要全市范围内的响应,哥伦比亚大学已经加入了拯救生命和运用其研究专长来对抗这种流行病的努力。

像哥伦比亚大学的blue rectangular pouch with writing in white, blue latex gloves, green and white card with information, as well as light blue card, two nasal sprays in white in plastic cases 这样的地方项目提供免费的Narcan工具包和培训。也可以在没有处方的药店购买,或者拨打311纽约市卫生局的电话。

自2018年1月以来,该大学已经分发了纳洛酮试剂盒,并为2500多名学生、教师、工作人员和社区成员提供了如何识别药物过量并实施治疗的培训。班级辅导员已经在该市的阿片类药物过量预防项目(OOPP)注册并接受培训,该项目免费提供工具包。

凯丽·布莱恩特(Kellie Bryant)是护理学院(School of Nursing)模拟课程的执行主任和助理教授,也是华盛顿高地校区(Washington Heights campus) OOPP项目的医学主任,这是市政府要求的志愿者职位。

“我是在2017年看了Netflix的纪录片《海洛因(e)》(Heroin(e))后开始接触这个行业的,这部纪录片深深地影响了我,”布莱恩特说。她上了网,惊讶地发现成为该市过量药物预防部门的一员是多么容易。

大学项目扩展到各个校园

2018年1月,布莱恩特为一群护理学生提供了她的第一堂训练课。“这个项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消息开始传开,”她说。

不久之后,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学生健康服务中心成瘾信息和管理策略项目的主管Stephanie Rozen联系到了布莱恩特,希望与他进行合作。

Rozen说:“我认为,在华盛顿高地,一个深受这种流行病影响的社区,我们的学生有能力逆转阿片类药物的过量使用,这是至关重要的。”

上城校区的培训课程已经扩展到医学、公共卫生和牙科专业的学生,以及华盛顿高地(Washington Heights)和英伍德(Inwood)的社区委员会和居民。Bryant作为注册的OOPP提供商,每月提供一到两次一小时的课程。她总共教育了1500多人。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布莱恩特将与CUIMC社区服务项目办公室合作,在华盛顿高地的公立学校提供培训。

布莱恩特和罗森一致认为,虽然纳洛酮(商业名称为纳洛酮)是一种神奇的药物,但这只是一个开始。“纳洛酮是一个重要的工具,但它不应该被认为是一个解决方案,”Rozen说。“它的功能是在实施更广泛、更可持续的解决方案的同时让人们活下去。”

2019年5月,哥伦比亚健康学院(Columbia Health)在晨边校区与邮差学院(Mailman School)和普通研究学院(School of General Studies)合作,发起了一项跨学科的阿片类药物教育和纳洛酮(naloxone)计划。除了纳洛酮教育课程——该项目已经培训了700多名学生和工作人员,包括公共安全、住宿顾问和学生组织——团队还在评估学生对参与的态度、评估培训材料和研究项目的有效性。

哥伦比亚大学卫生行政主管、晨边校区阿片类药物过量预防项目主任迈克尔麦克尼尔(Michael McNeil)说,虽然阿片类药物教育正在进行大量工作,但还没有足够的研究来支持干预措施。

“我们的团队希望建立有助于定义最佳实践的科学,”麦克尼尔说。

“准备好了吗?”

Justin Tsui, young man with black hair and glasses, holding a blue pouch号护理系学生贾斯汀·徐(Justin Tsui)在一名男子结束例行药房之旅后从下东区(Lower East Side)救下了一名过量服药的男子。

今年1月,贾斯汀·徐(Justin Tsui)成为第四名逆转阿片类药物过量的哥伦比亚大学学生。

徐克沿着下东区的埃塞克斯街走着,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昏倒在人行道上。一名旁观者拨打了911,但10分钟已经过去了。

徐是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精神健康护理执业医师项目的一年级学生,从他所受的训练中,他知道该怎么做。他想通过叫那个人并拍他的肩膀来叫醒他。他拉开那人的上衣拉链,用指关节摩擦他的胸骨。当没有反应时,徐克检查以确保他的气道没有阻塞。接下来,他用iPhone上的光检查了他的瞳孔,发现瞳孔非常精确,这是使用阿片类药物的迹象。他的脉搏缓慢,指甲呈蓝色,这表明血液中的含氧量低。

徐克知道可能是用药过量,于是从背包里拿起纳尔康药箱,喷了一剂鼻喷雾剂。没有回应。他又服了一剂,那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当警察到达时,他告诉他们他是一名护士,并主动提供帮助。“他们说虽然他们很感激我所做的一切,但这不是我的责任,我应该离开。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我一直处于震惊之中,在一种茫然的状态下四处走动。”“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当时没有走在那条街上,这个人可能已经死了。”

徐克说,这个结尾让人感觉很突兀,就像故事讲了一半就离开了一个房间。“我一方面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说,“另一方面觉得这不关我的事。”

麦克尼尔说,对许多经历过这种经历的人来说,后果可能是最困难的部分。阿片类药物逆转不需要跟进或记录。McNeil说:“一旦进行了保存,保存者的工作就真正完成了。”

那天,在去火车上摘苹果的路上,劳也和徐小姐有类似的反应。

“坐在我的座位上,我试着去处理发生的事情,”她说。“我还是会想起那个人。我希望他没有受苦,希望他没事。”

虽然救人是件了不起的事,但她不相信自己做了什么英雄的事。“我只是一个准备好了的人,在正确的地方,”劳说。“我们都需要互相支持,尽我们所能。”


有兴趣参与吗?哥伦比亚大学的阿片类药物过量预防项目为社区成员提供培训。如需查询晨兴校园课程,请填写此表格。有关华盛顿高地,请致电212-305-2982或[email protected]联系凯利·布莱恩特。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opioid-overdose-students-save-lives-naloxone

https://petbyus.com/23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