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小步,六岁的孩子的一大步

1969年7月20日,我6岁的时候,在我家长岛的客厅里,我看到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穿着黑白相间的衣服在月球上行走。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当宇航员成功着陆时,我记得我父亲平静地说,登月是值得他交税的。

看着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在月球上迈出的第一步,我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但在电视上看到它,让这件事看起来很正常,就像任何一个老电视节目一样。之后我去了外面,这让我想到那是多么不可思议。我记得我站在我的前院,盯着月亮看了很长一段时间,心想,哇,有人在上面走来走去。这让它变得神奇,也改变了我的生活。

对一个6岁的孩子来说,这一小步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它驱使我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工程学。它最终使我成为一名宇航员——尽管我恐高。

事实上,我花了18年的时间作为一名NASA宇航员,驾驶两架航天飞机前往哈勃太空望远镜执行任务。我进行了四次太空行走,从350英里的高空看到了地球的真正美丽和脆弱。我还有幸见到了阿波罗11号上的三位宇航员,他们是我儿时的偶像: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和迈克尔·柯林斯。我还看到了许多其他的太空第一次,比如火星探测器的着陆,以及重大的成就,比如国际空间站的建设和运营,现在我可以和我的学生们分享这些知识。

阿波罗11号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伟大的成就。还有什么能超过它呢?什么都没有。也许除了将来在宇宙其他地方发现生命。但是没关系。我们只能有一次离开我们的星球,真正去别的地方。

在我们庆祝登月50周年之际,我们当中亲眼目睹登月的人可以回想起1969年那一天的神奇,而那些年纪太小还记不起登月的人则可以了解到在宁静基地历史性的漫步以及对未来的梦想。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前宇航员迈克·马西米诺(Mike Massimino)是哥伦比亚大学工程学院(Columbia ‘s School of Engineering)的专业实践教授。他是《纽约时报》畅销书《太空人:一名宇航员开启宇宙奥秘的不太可能的旅程》的作者。Massimino在@AstroMike和Instagram @astromikemassimino上发布了关于所有太空事物的推文。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moon-landing-apollo-11-mike-massimino-astronaut

http://petbyus.com/10979/

台湾校长与师生会面

7月12日,蔡英文总统在哥伦比亚大学参加了一场讨论。此次活动以台湾民主为主题,由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内森(Andrew Nathan)和斯奈德(Jack Snyder)主持,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教职员工和受邀嘉宾出席。

蔡英文周四抵达美国,当时正值中国的反对以及北京和特朗普政府关系紧张之际。这是蔡英文就任总统后首次访问纽约。台湾在香港设有非官方的领事和贸易办事处,但不是联合国成员国,不过有十几个联合国国家与台湾保持外交关系。

蔡英文在纽约为期两天的访问是她办公室所称的“自由、民主和可持续之旅”的一部分,她坚定地谈到了民主的重要性。

蔡英文说:“台湾选择言论自由、人权和法治的每一天,都是远离威权主义影响的一天。”“台湾是一个在现代既经历了威权主义,又支持民主的国家的罕见例子。”

蔡英文上个月赢得了民进党的提名,在定于明年1月1日举行的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中竞选连任。11日,2020年。

当一群大约50名支持台湾和亲中国的示威者聚集在哥伦比亚大学意大利高等研究院(Columbia’s Italian Academy for Advanced Studies)门外时,她发表了讲话。在大厅里,与会者似乎对总统印象深刻,并尊重地提出了有关台湾与美国和中国关系的问题。

蔡英文在结束讲话时转向美国总统胡佛说:“自由是一扇敞开的窗户,透过它可以看到人类精神和尊严的阳光。”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taiwan-president-tsai-ing-wen

http://petbyus.com/10913/

莎朗·马库斯教授对书籍、名望和她理想的晚餐客人

在这部关于名人的戏剧中,哥伦比亚大学英语和比较文学教授莎伦·马库斯(Sharon Marcus)对围绕着我们文化中对名人的痴迷的长期叙事提出了挑战。马库斯从日记、剪贴簿和粉丝来信中汲取灵感,将对名人的崇拜追根溯源到19世纪,描绘出一幅充满活力的画面,展现了一种无穷无尽的迷人现象。伊莱恩·肖沃尔特(Elaine Showalter)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称这本书“富有创造性,令人振奋”,并称马库斯“是一位杰出的戏剧史理论家和分析师”。

马库斯和凯特琳·扎卢姆(Caitlin Zaloom)都是公共图书(Public Books)的主编。公共图书是一家数字杂志,出版有关艺术、思想和政治的跨学科学术著作,其目标是打破学术界和公众之间的隔阂。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公共思考》(Think In Public)的选集,收录了公共图书头五年出版的最佳作品。

哥伦比亚新闻在本月早些时候采访了马库斯,谈论她的书和她理想的晚宴。

问:你现在在读什么书?你为什么要读这本书?

答:我正在阅读英国时装设计师玛丽·昆特(Mary Quant)的自传《Quant by Quant》,她帮助定义了20世纪60年代。玛丽·昆特是一位伟大的创新者:她发明了迷你裙和防水睫毛膏,是第一个使用PVC作为服装材料的设计师,并想出了销售集眼影、口红和腮红于一体的化妆盘的主意。1966年,也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年,她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我总是好奇那一年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不记得了,但它帮助我形成了我。

The words drama of celebrity written across a book cover several times.名人剧,莎伦·马库斯教授著

问:除了你的书之外,你还会向那些对名人崇拜感兴趣的人推荐什么书呢?

答:西奥多·阿多诺的《文化产业:大众文化论文集》和丹尼尔·布尔斯汀的《形象》是对名人文化的经典批判,认为名人文化剥削、欺骗和肤浅。理查德•戴尔(Richard Dyer)在其著作中提出,名人之所以吸引我们,是因为他们有助于调和社会矛盾:例如,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体现了20世纪50年代的理想,即女性气质既天真又诱人,既天真又博学。但是,正如我的书中所指出的,名人是参与性和煽动性的,所以理解它的最佳方式是去现场活动,或花一些时间在社交媒体上,体验名人、媒体和公众是如何互动的。

问:你会邀请哪些名人参加晚宴?

答:我会邀请过去150年里我最欣赏的一些演员:莎拉·伯恩哈特,这位国际明星为名人剧提供了贯穿整个故事的主线;凯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和贝蒂·戴维斯(Bette Davis)都像伯恩哈特一样古怪、独立、长寿;芭蕾舞演员玛戈特·方丹;歌剧演唱家玛丽亚·卡拉斯;还有Joni Mitchell,创作型歌手。很多个性鲜明的人,除了方丹之外,每个人都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这将是一个糟糕的派对。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sarah-bernhardt-sharon-marcus-celebrity

http://petbyus.com/10791/

特朗普的推特频道是一个公共论坛

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econd Circuit)周二在哥伦比亚诉特朗普案(Columbia v. Trump)的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Knight First Amendment Institute)裁定,总统禁止人们关注他的Twitter账户,违反了宪法。

法院表示:“第一修正案不允许公职人员利用社交媒体账户进行各种形式的官方目的,以排除其他公开的在线对话,因为他们表达了与该官员不一致的观点。”

法官们得出的结论是,特朗普利用他的个人推特账号进行官方事务,从与朝鲜的外交到解雇和雇佣他的内阁成员。他的帐号已经成为一个“公共论坛”。在这个虚拟的公共空间里压制人们的意见是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的。

七名原告的背景各异,从社会学教授到作家,再到一名警官,他们都对特朗普的一些推文做出了批判性的回应。在这一裁决之后,特朗普或任何当选官员将不被允许屏蔽以官方方式使用的社交媒体渠道上的批评。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trump-twitter-first-amendment

http://petbyus.com/10722/

美国和伊朗能避免军事对抗吗?

伊朗政府上周末宣布,它违反了伊朗在2015年同意并签署的核协议中的几项重要限制。不到三周前,伊朗击落了一架将美国逼至军事报复边缘的美国无人侦察机,7月4日,英国在直布罗陀海岸劫持了一艘伊朗超级油轮,该油轮向叙利亚运送原油。要理解这场不断升级的危机的利害关系,重要的是要了解美国的历史和面临的选择

美国和伊朗之间的敌对状态自1979年至1980年以来一直存在,当时52名美国外交官和公民被扣为人质长达444天。这场危机是根深蒂固的反美情绪的结果,这种情绪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意识形态密不可分,在随后的几十年里,这种意识形态塑造了双边关系。(伊朗或其代理人很可能像美国声称的那样,在沙特阿拉伯、黎巴嫩和伊拉克杀害了数百名美国军事人员。)1988年,伊朗在波斯湾袭击了一艘美国军舰,导致伊朗舰队受到严重损害。伊朗愿意为对抗美国付出巨大代价正如中国拒绝在其领土上接待美国大使馆所表明的那样。因此,紧张局势可能会继续下去。

华盛顿的伊朗政策并非前后不一致。这份报告强调了美国的四个不同优先事项:核不扩散、地区稳定和反恐、在伊朗境内促进人权和民主,以及美国与伊朗的关系正常化40年来,美国和伊朗的关系决定了两国之间的关系。今天,德黑兰无意正常化,华盛顿也无意重建国家。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达成的协议表明,对核问题的单一关注加剧了其他问题。因此,剩下的战略是反击该地区的伊朗部队,以促进该地区的稳定。特朗普政府不报复无人机袭击的决定表明,现在的目标是遏制,包括更严格地限制其常规和核项目。

特朗普希望通过经济制裁施加压力将迫使伊朗回到谈判桌上来。伊朗似乎愿意冒一场混乱、有限的冲突的风险来破坏这些制裁。但如果伊朗加强军事行动,美国将被迫做出回应。它应该这样做,同时恢复与更广泛的盟友的关系,这些盟友与波斯湾的稳定有着共同的利益。

目前还不清楚,如果伊朗拒绝重新谈判、恢复其核计划或报复西方资产,现任美国政府能否避免军事对抗。目前,主动权掌握在伊朗手中。


Kian Tajbakhsh是哥伦比亚大学全球中心和全球发展执行副总裁的高级顾问,哥伦比亚大学全球思想委员会成员,城市规划和城市研究教授。他擅长地方政府改革、公民社会能力建设和国际公共政策。最近,他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认清伊朗》一文。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us-and-iran-confrontation

http://petbyus.com/10724/

莎朗·马库斯教授对书籍、名望和她理想的晚餐客人

在这部关于名人的戏剧中,哥伦比亚大学英语和比较文学教授莎伦·马库斯(Sharon Marcus)对围绕着我们文化中对名人的痴迷的长期叙事提出了挑战。马库斯从日记、剪贴簿和粉丝来信中汲取灵感,将对名人的崇拜追根溯源到19世纪,描绘出一幅充满活力的画面,展现了一种无穷无尽的迷人现象。伊莱恩·肖沃尔特(Elaine Showalter)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称这本书“富有创造性,令人振奋”,并称马库斯“是一位杰出的戏剧史理论家和分析师”。

马库斯和凯特琳·扎卢姆(Caitlin Zaloom)都是公共图书(Public Books)的主编。公共图书是一家数字杂志,出版有关艺术、思想和政治的跨学科学术著作,其目标是打破学术界和公众之间的隔阂。

哥伦比亚新闻在本月早些时候采访了马库斯,谈论她的书和她理想的晚宴。

问:你现在在读什么书?你为什么要读这本书?

答:我正在阅读英国时装设计师玛丽·昆特(Mary Quant)的自传《Quant by Quant》,她帮助定义了20世纪60年代。玛丽·昆特是一位伟大的创新者:她发明了迷你裙和防水睫毛膏,是第一个使用PVC作为服装材料的设计师,并想出了销售集眼影、口红和腮红于一体的化妆盘的主意。1966年,也就是我出生的那一年,她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我总是好奇那一年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不记得了,但它帮助我形成了我。

The words drama of celebrity written across a book cover several times.名人剧,莎伦·马库斯教授著

问:除了你的书之外,你还会向那些对名人崇拜感兴趣的人推荐什么书呢?

答:西奥多·阿多诺的《文化产业:大众文化论文集》和丹尼尔·布尔斯汀的《形象》是对名人文化的经典批判,认为名人文化剥削、欺骗和肤浅。理查德•戴尔(Richard Dyer)的经典著作《明星》(Stars)使这一观点更为复杂,书中辩称,名人之所以吸引我们,是因为他们有助于调和社会矛盾:例如,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体现了20世纪50年代的理想,即女性气质既天真又诱人,既天真又博学。但是,正如我的书中所指出的,名人是参与性和煽动性的,所以理解它的最佳方式是去现场活动,或花一些时间在社交媒体上,体验名人、媒体和公众是如何互动的。

问:你会邀请哪些名人参加晚宴?

答:我会邀请过去150年里我最欣赏的一些演员:莎拉·伯恩哈特,这位国际明星为名人剧提供了贯穿整个故事的主线;凯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和贝蒂·戴维斯(Bette Davis)都像伯恩哈特一样古怪、独立、长寿;芭蕾舞演员玛戈特·方丹;歌剧演唱家玛丽亚·卡拉斯;还有Joni Mitchell,创作型歌手。很多个性鲜明的人,除了方丹之外,每个人都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这将是一个糟糕的派对。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sandra-bernhardt-sharon-marcus-celebrity

http://petbyus.com/10726/

我们现在需要林肯-道格拉斯式的辩论

在6月27日举行的第二次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辩论上,发生了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主持人停止了交谈,两位候选人开始互动,特别是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就上世纪70年代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公共汽车问题上的立场与他展开了交锋。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正如《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专栏作家玛格丽特·沙利文(Margaret Sullivan)所指出的,这可能是上周四小时辩论中最引人入胜的时刻。但如果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的主持人雷切尔·马多(Rachel Maddow)和查克·托德(Chuck Todd)插话或严格遵守规定,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马多和托德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们遵循了普利策奖得主罗伯特·卡罗(Robert Caro)的智慧。

当然,问题是,通过废除他们自己的规则(在这种情况下,候选人应该坚持30秒的回答),主持人鼓励候选人在未来的辩论中打断对方,互相讨论,并突破时间限制。台上有10位喋喋不休、自我膨胀的政客,我们可以看到,这很容易演变成一场嘈杂的混战。

所以是时候换一种方式了,亚伯拉罕·林肯和斯蒂芬·道格拉斯在1858年的参议员竞选中完善了这种方式。将这20名民主党候选人分成10场辩论,每场辩论的时间限制在30分钟或45分钟以内,并让主持人在提出问题或话题时发挥适当的作用。然后,让这两位候选人互相辩论,同时让记者担任他们适当的辅助角色。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Columbia Journalism School)专业实践教授比尔•格鲁斯金(Bill Grueskin)是一名资深记者和编辑。他曾担任纽约印第安人保留地一家报纸的创刊编辑、《迈阿密先驱报》城市版编辑、《华尔街日报》副总编和彭博新闻社执行主编。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debates-democrats-joe-biden-kamala-harris-rachel-maddow-chuck-todd

http://petbyus.com/7923/

好的医学依赖于研究的多样性

精准医疗代表了医疗保健领域的一场革命。医生和研究人员可能很快就能利用病人的基因图谱,非常准确地预测哪种治疗和预防方案对他们有效。

机会是惊人的,但尽管有希望、精确或个性化,医学正准备创造新的不平等。这是因为那些为医学研究贡献DNA的人是不成比例的白人。

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Columbia University Irving Medical Center)医学人文与伦理学系新成立的伦理学部门负责人、人类学家、生物伦理学家桑德拉·李秀珍(Sandra su – jin Lee)说,为了改善医疗保健,研究人员需要更多有关个体差异的数据,这些个体差异让我们每个人都与众不同。

李是一项多机构研究的首席研究员,该研究旨在了解少数群体参与的障碍,并支持制定有助于建立多样化遗传数据库的政策和方法。这项为期四年、耗资280万美元的研究由美国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National Human Genome Research Institute)资助,将分析美国各地学术医疗中心的多样性和包容性实践。这些中心分别位于加利福尼亚、阿拉巴马、德克萨斯、密西西比和纽约。

李博士说:“如果不让代表性不足的群体参与基因研究,推动精确科学向前发展的努力可能会再现卫生保健领域正在发生的不平等现象,并限制和偏见研究。”“精准医疗的早期阶段提供了一个关键的窗口,在研究实践及其后果被锁定之前进行干预。(阅读李开复6月7日在《科学:关于包容的伦理:培养对精准医疗的信任》(Science: Ethics on Inclusion: build Trust in Precision Medicine)上发表的文章。)

Lee说,精准医疗依赖于收集生物特异性药物、电子记录以及其他行为和环境数据来源。不同种族间的疾病表现不同。例如,他们可能出现在较早的年龄,或者他们可能进展更快,或者对治疗反应不一致。

Sandra Soo-Jin Lee李秀珍

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将探索这些中心如何招募参与者,收集、测量和共享数据。它也将检验他们如何传达他们的研究结果。Lee说:“我们正在研究是否存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这些后果将限制研究人员实现多样化招聘目标的能力,解决健康差异的社会和生物学原因,以及公平分配精准医疗的好处。”

正在研究的一个团体是“全美国研究计划”(All of Us Research program),其中包括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Columbia University Irving Medical Center)与威尔康奈尔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ine)、纽约健康+医院/哈莱姆区(Harlem)和纽约长老会医院(NewYork-Presbyterian)的合作。哥伦比亚大学领导的这个项目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的目标是在未来10年在全美招募100万人。它的目标是创建世界上人口统计学上最多样化的生物数据库之一,以反映整个国家——年轻和年老,健康和疾病,城市和农村,以及来自所有不同种族和种族背景的人。

然而,李博士警告说,建立一个多样化的基因数据库可能具有挑战性。“在医学研究中,种族歧视和剥削有着悠久的历史,”她说。“关于信任的问题非常突出。”

少数族裔社区对医疗机构的不信任仍挥之不去,他们还记得臭名昭著的塔斯基吉实验(Tuskegee Experiment),美国卫生服务部门在黑人男子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梅毒传染给他们。最近,公众看到白人至上主义者利用基因研究来宣称种族优越。

李强调,因此,仅仅为多样化的参与者招聘是远远不够的。“包容的道德要求透明度和开放的文化,”她说。“精准医学研究必须向包括社会科学家、伦理学家和决策者在内的多学科团队敞开大门,他们能够识别和实施尊重历史和不同人群关注的实践,并认识到哪里需要改革。”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good-medicine-depends-diversity-research

http://petbyus.com/7925/

刑事司法是整个哥伦比亚倡议的核心

杰拉尔丁·唐尼(Geraldine Downey)是上世纪80年代末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心理学博士后研究员,当时她自愿在附近的一所州立监狱工作。在那里,她遇到了玛丽·格洛弗(Mary Glover),她成功地起诉了纽约州,要求该州为像她这样的女性囚犯提供高等教育课程,而这种课程当时只有男性才能上。

“玛丽对高等教育的投入和她成为一名大学生的努力激励我成为一名教授,”唐尼回忆道。1991年,她加入哥伦比亚大学的教师队伍不久,唐尼就开始在贝德福德山惩教所教授和指导被监禁的女性。她目前在Sing Sing任教。

如今,作为哥伦比亚大学司法中心的主任,唐尼是哥伦比亚大学与海曼人文中心和职业研究学院合作,在六所不同监狱任教的20名教授之一。

唐尼说:“教育将累犯率降低了一半,这一数字可能被低估了。”“这是防止再犯和入狱的最好方法。”

跨学科的努力

司法中心的前身是10年前在社会工作学院(School of Social Work)发起的一项刑事司法倡议,旨在创建全校范围的跨学科努力,以减少大规模监禁,并支持儿童、家庭和社区。这项工作由凯茜•布丁(Kathy Boudin, TC ‘ 07)和谢丽尔•威尔金斯(Cheryl Wilkins)领导,他们于上世纪90年代相识,当时两人都被关押在贝德福德山(Bedford Hills)。

在1994年联邦立法取消了佩尔为监狱犯人提供的助学金后,他们在监狱里共同努力,使贝德福德恢复了高等教育。(大学水平的课程在私人资助下恢复。)

威尔金斯在服刑8年多后于2005年获释,她在服刑期间获得了学士学位,后来在纽约城市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2008年,她搬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现在是该校司法中心(Center for Justice)教育和项目的高级主任,也是社会工作学院(Social Work school)的一名研究科学家。

布丁服刑22年,在狱中获得硕士学位,2003年获释后在师范学院完成博士学位。她为圣卢克医院中心(St. Luke’s Hospital Center)从监狱回来的人开发了一个健康项目,现在是司法中心(Center for Justice)的联席主任,也是社会工作学院(Social Work school)的兼职讲师和研究科学家。

一个全面的方法

“我们的愿景是让整个大学参与进来,把它与社区和曾经被监禁的人联系起来,同时解决大规模监禁的问题,”布丁回忆说。“刚开始的时候,教授让我们去他们的课堂,我们一开始就说,‘我们都出狱了。人们睁大了眼睛。十年前,人们不会大声说出来。”

今年3月,数百名学者、学生、政策制定者、曾被监禁的人以及其他受大规模监禁影响的人在校园呆了四天,参加了第九届“超越酒吧”(Beyond the Bars)年度会议,该会议关注的是大规模监禁对妇女和女孩的影响。该活动由威尔金斯和布丁组织,由司法中心、社会工作学院和该校及其他机构共同发起。

”一个中心的哥伦比亚和正义是,人们喜欢凯西和谢丽尔在员工,我们有生活,呼吸的力量的例子,人们从监狱回来并发挥作用,每天在校园里走动,”文森特Schiraldi说,哥伦比亚司法实验室的主任和学校社会工作高级研究科学家。“我们当中没有人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一生中做过的最糟糕的事情,包括那些被关起来,试图重新开始的人。”

今年的“超越酒吧”(Beyond the Bars)大会首次有了强大的国际分量,专题讨论了基于性别的暴力、变革战略、女权主义组织和建立全球运动。在哈莱姆有电影放映和一个晚上的娱乐活动。

目前,美国约有20万名女性被关在监狱、联邦监狱、州监狱和地方监狱,但她们几乎没有受到关注,或许是因为在目前被监禁的200多万美国人中,她们只占10%。然而,被监禁的女性人数几乎是1980年的8倍。在州立监狱中,60%的女性的孩子未满18岁。

“我们不只是看着在押人员,我们看它如何影响家庭,它如何影响社区,它如何影响孩子,”威尔金斯说,指出女性举起他们的家庭和他们的社区当男人去监狱,但当母亲被监禁孩子经常在寄养。

司法中心

这次会议是该大学司法中心的众多倡议之一。其中包括与海曼中心(Heyman Center)和专业研究学院(School of Professional Studies)建立的伙伴关系“教育中的正义”(justice in- education)。该学院为监狱中的男性和女性提供大学课程,并把曾经被监禁的人带到哥伦比亚大学校园上课;有些人继续从通识学院毕业。唐尼说:“我们正在为国内学生和那些回国的学生提供机会,让他们做这个国家绝大多数年轻人所做的事情:上大学。”

该中心还与商学院的Tamer中心合作,帮助为前囚犯提供就业机会,并与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就监狱医疗保健相关问题进行合作,并与法学院及其学生就多个问题进行合作。

一项名为“女性超越”(Women beyond)的新计划得到了诺和诺基金会(NoVo Foundation)的资助,用于开发有关女性和监禁的项目,涉及研究、领导力发展和公共教育。另一项倡议,惩罚范例,是关注以惩罚为中心的司法系统的替代方案。

一个更大的大学范围的倡议,公正社会,计划把哥伦比亚大学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联合起来,建立一个结束大规模监禁的国家倡议。唐尼说:“这是一种方式来回答大学能为解决重大社会问题做些什么。”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criminal-justice-heart-initiatives-across-columbia

http://petbyus.com/6986/

本土艺术和文化在哥伦比亚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伊丽莎白·哈钦森(Elizabeth Hutchinson)是哥伦比亚大学巴纳德学院(Columbia ‘s Barnard College)艺术史副教授,自2001年来到这里以来,她一直在教授印第安人艺术史课程,并在校园里举办了一些展览和活动,主要关注印第安人的艺术和文化。

她的使命是通过她的活动纠正主流文化中对土著艺术的歪曲。“大学和博物馆在传播这些误解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误解通常将土著文化作为非土著的研究对象。因此,让原住民参与到以殖民统治为模型的原住民艺术收藏中,可能会很痛苦,”哈钦森说。

“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艺术史是参与文化政治的中心,但我们学习的材料需要它。我所有的课程都是从教授美国作为一个殖民殖民地的历史开始的。同样重要的是,她的学生要理解《印第安人坟墓保护和遣返法》,这是1990年的一项法律,规定了博物馆和联邦机构将某些印第安人文化物品——人类遗骸、葬礼或圣物、文化遗产——归还直系后代和与文化相关的部落的程序。

2015年,哈钦森和一群研究生共同策划了跨越时空的信息:19世纪90年代的Inupiat绘画,这是一场哥伦比亚艺术作品展,展示了美国殖民阿拉斯加原住民时期Inupiat生活和文化的活力。

[观看Hutchinson和其他人讨论展览的视频]

2016年,她在巴纳德学院(Barnard)联合组织了一场名为“展示文化”(exhibition Culture)的小组讨论,参与者包括阿拉斯加安克雷奇博物馆(Anchorage Museum)、纽约的美国印第安人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的策展人,以及两名土著艺术家。

在2020-2021学年,哈钦森将与学生们合作,组织一场由10位重要因纽特艺术家的石雕作品组成的展览,这些作品最近被捐赠给了大学艺术收藏中心(University art collection)。其中一些作品将于9月13日在Animalia展出。Animalia是艾弗里沃勒克研究中心(Avery Wallach Study Center)收藏的雕塑和文化艺术品的展览。展览由艺术产业策展人罗伯托•法拉利(Roberto Ferrari)组织,展品表达了人类与动物之间一直存在的紧密联系,以及大自然对艺术家生活的重要性。

“本土艺术的跨文化欣赏是理解文化差异的重要途径。”

文化机构如何处理殖民主义毁灭性遗产的问题,不仅是北美,而且是全球范围内日益增长的趋势的一部分。

2018年11月,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委托撰写的一份重要报告呼吁将法国博物馆中的数千件艺术品归还西非,这些艺术品是在殖民时期从西非购得的。四个月后,德国的文化部长们也纷纷效仿,承诺制定协议,从全国各地的公共收藏品中回收殖民时期的文物。今年4月,芝加哥艺术学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推迟了一场名为“内在的世界”(Worlds Within: Mimbres Pottery of the Ancient Southwest)的大型展览,原因是在展览开始前几周,他们担心在有关如何以及是否展示从人类坟墓中挖掘出来的作品的讨论中,缺乏本土元素。

“遣返是对这一问题的有力反应,但出于许多实际和法律原因,遣返并不是唯一的办法。还有其他的策略积极重塑博物馆实践,”哈钦森说,他最近组织了一个一整天的会议在意大利Academy-Resisting在这个问题上,回收,重新构造:土著社区和艺术博物馆系列本土艺术家和策展人讨论的边缘化视角在博物馆收藏和展示本土文化在美国和加拿大。

在校园之外,哈钦森还是美国原住民艺术咨询委员会成员:查尔斯和瓦莱丽·迪克收藏展(Charles and Valerie Diker Collection),这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长期举办的美国原住民艺术展览。在展览的规划阶段,委员会与策展人合作,确保土著观点反映在装置和辅助教育方案中。

哈钦森说:“跨文化欣赏本土艺术是理解文化差异的一个重要途径,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理想情况就是这样。”

多伦多安大略美术馆馆长万达纳尼布希(Wanda Nanibush)参加了哥伦比亚大学的会议,她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说,“博物馆是文化的守护者。”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了解我们的故事,了解我们的人性是什么。”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columbia.edu/news/indigenous-art-and-culture-find-voice-columbia

http://petbyus.com/6878/